白纸图片,桂圆,半月板

频道:小编推荐 日期: 浏览:154

文/未卿负未卿

德国二十世纪,战火纷争不断,多少民众因战争断送生命、家破人亡、民不聊生。为躲避厮杀背井离乡、东躲西让、吃上顿没下餐,为的就是能保住自己这条命。

二十下半世纪,伊朗国国王弗兰克哥洛特出现平息了这场持续半个世纪的战争。成为了最强大最拥戴民心的国家。

在战争结束一个月后,十月怀胎的伊朗国王后史密斯莱卡诞生了位王子。弗兰克哥洛特从虚弱躺睡床上妻子的怀中小心翼翼抱起自己的儿子。

来到至高古堡外,古堡下面那里有等侯多时的民众,还有士兵。他们满怀期待国王宣布王子的诞生。

国王弗兰克哥洛特看见民众还有士兵的期待,以及自己的兴奋高兴,双手将王子高高举在头顶。

兴奋高声呐喊: “伊朗国王子的诞生为世界带来了和平,从今天起,王子名字叫弗兰克安德烈!他将会是伊朗国最受爱戴尊贵的王子。”

国王的话一落,古堡下的民众与士兵齐声欢呼,都在为王子弗兰克安德烈的诞生而庆祝欢呼。也是在为世界和平而高兴,更是在为国王弗兰克哥洛特呐喊!

弗兰克安德烈的出生注定不平凡,也注定不安宁。

18年后,弗兰克安德烈18岁成年,国王弗兰克哥洛特与王后史密斯莱卡为他举办了一场史前最豪华最盛大的生日宴会。

邀请各国王子公主还有爵士贵族前来参加,爱戴民众的国王弗兰克哥洛特自然少不了邀请伊朗国民众来参加。

这场生人和驴日宴会可以称得上是空前绝后的豪华盛大。

蒙塔罗国的国王蒙塔罗为了能亲近强大的伊朗国,甚至为了能与伊朗国有关系。他不惜代价将爱女蒙娜莎伊洛奉上献给王子弗兰克安德烈。

据内线回报,伊朗国国王这次不仅为王子弗兰克安德烈庆祝生日宴会。更是想借这次机会寻找一位能让他们放心服侍未来国王的女孩。

得到这个消息,蒙塔罗当然不会放弃,他要让伊朗国国王弗兰克安德烈死去。要解决这个强大的存在,就不得不让爱女前去。

而且要隐瞒爱女,蒙塔罗就不得不对她撒谎: “伊洛,父亲收到伊朗国的邀请。你代替父亲去吧!”

“父亲...”蒙娜莎伊洛接过父亲手中的邀请函,想拒绝前崔铁飞去。可父亲语气似是坚定她去,也就没有拒绝了。

蒙塔罗早早就为蒙娜莎伊洛准备好礼服了!是德国二十世纪最流行的礼服,配上蒙娜莎伊洛16岁的容貌与身材,刚刚好。

乘坐父亲精心准备的礼车,蒙娜莎伊洛坐在车上猜想王子弗兰克安德烈是什么样貌,又是个怎么样的人。

听父亲说他是个非常优秀的男人,样貌也是非常不错的。这让蒙娜莎伊洛开始对弗兰克安德烈有些好感还有好奇心,迫不及待想证明父亲的话。

礼车缓缓行使,来到了伊朗国。马夫先行下车,再是有礼恭敬红会路扶出公主蒙娜莎伊洛。

见到这么豪华富有的伊朗国古堡,蒙娜莎伊洛觉得自己国家的古堡是那样不堪、渺小。可以说伊朗国与蒙塔罗国就是两个天地!两个世界!

士兵带领蒙娜莎伊洛往古堡生日宴会走,让她随意,士兵则又将其他宾客带领这里。

在生日宴会上,有各国王子公主、爵士、贵族。个个都是上流人物,还有穿着朴素的伊朗国民众。

都说伊朗国国王最喜爱民众,蒙娜莎伊洛这一见就知道不是假的。不然怎么会邀请来参加王子的生日宴会呢!

国王弗兰克哥洛特与妻子史密斯莱卡在古堡角落处仔细观察着参加宴会的女孩,想要从中挑选合适的人选。

“王后,可有合适的?”55岁年老的国王弗兰克哥洛特有些疲乏,但还是温柔询问着妻子。

史密斯莱卡摇头,“哥洛特你呢?有没有合适的人选?”

“没有。”弗兰克哥洛特也跟着摇头。

“累了,咱们就去休息吧!”史密斯莱卡提议,夫妻俩互相搀扶着去休息。

弗兰克安德烈正在书房研究兵法,虽然今夜的生日宴会是为他准备,而主角也是他。可弗兰克安德烈却不在乎,就像跟他没关系一样。

沉浸在书的世界里,研究着兵法,好让战争再次响起的时候知道怎么应对,又该怎么像父亲那样平息战争。

蒙娜莎伊洛在端起一杯酒想喝的时候,伊朗国民众的孩童贪玩到处乱跑,撞到了正在慢慢品酒的蒙娜莎伊洛。

酒弄脏了父亲为她精心准备的礼服,湿了一大半,而那些孩童依旧在不停乱跑贪玩。

蒙娜莎伊洛并没有怪罪孩童,她是公主,当然不会跟这些小事计较。现在的蒙娜莎伊洛只想赶紧将礼服清洗干净。

可她并不知道伊朗国古堡的厕所在那个位置,只能胡乱闯进古堡房间内。蒙娜莎伊洛找到了习式热词一间房子,闯了进去。

看到了一位男子正在赤裸浴缸中沐浴,蒙娜莎伊洛眼睛睁地大大的。捂着了自己的嘴巴不让发出声音,那个男子就是王子弗兰克安德烈。

看书研究兵法觉得有些疲惫就来冲了个澡,可没想到沐浴没多久蒙娜莎伊洛就冲了进来。“杰森,抓刺客!”弗兰克安德烈喊叫伊朗国的将军威廉杰森来抓刺客。

威廉杰森带着士兵就冲进来了,徒手抓住不敢动的蒙娜莎伊洛。威廉杰森低头请罪: “让殿下遇到危险,不小心让刺客进来。是我失职了!”

弗兰克安德烈示意威廉杰森让蒙娜莎伊洛转身,好穿衣服。

“是什么人派你来刺杀的?”弗兰克安德烈恶狠狠盯着狼狈的蒙娜莎伊洛。

蒙娜莎伊洛虽然被士兵押着,样子狼狈,可还是抹不掉她贵全天付为公主的气息。她抬头看到站在面前父亲说的那个非常优秀的王子弗兰克安德烈。

证明了父亲说的话一点没错!弗兰克安德烈确实是个优秀的王子。“我不是刺客,我是受邀请来参加王子殿下生日宴会的。”蒙娜莎伊洛把误会澄清: “今夜参加宴会时不小心被孩童撞到了!弄脏了衣服想清洗就不小心看见沐浴中的王子殿下。”

“请王子殿下恕罪!”蒙娜莎伊洛低头,弯腰以示歉意。“我父亲是蒙塔罗国王,我就是蒙塔罗国的公主。”蒙娜莎伊洛自报家门,以求证实。

弗兰克安德烈不信,就派人前去查清楚,可事实就是像蒙娜莎伊洛说的那样。弄清事情真相,弗兰克安德烈让士兵放人,并带她去换礼服。

可蒙娜莎伊洛拒绝了!“谢王子殿下,但我现在只想回家。”她开始有些讨厌宴会了,弄得自己这样狼狈不堪。

弗兰克安德烈不喜强留,就安排士兵将公主蒙娜莎伊洛送回了家。

“伊洛,我的女儿。你怎么了?”蒙塔罗见到爱女这样狼狈回家,立即关切询问情况。

蒙娜莎伊洛不想让父亲知道真相就说谎骗过了父亲,去房间沐浴洗掉身上的酒味。并不知道清楚豆芽姐视频父亲蒙塔罗正在实施一个天大阴谋。

生日宴会结束的第二天,国王弗兰克哥洛特去世了,临走前对着自己跪下的儿子弗兰克安德烈小声说了句: “你...最后的国王...”就去世了。

父亲的去世弗兰克安德烈没有流泪,因为父亲说过身为王不应该轻易掉眼泪,那会成为你的软肋。

他一直铭记父亲教过的,父亲死了!他也不能流泪。就算伤心也要表现不在乎,弗兰克安德烈做到了,只因为他要成王。

弗兰克哥洛特去世后,弗兰克安德烈顺势成了强大伊朗国的国王,真正接管了父亲的位置。

他知道父亲的死是人为,就秘密让上了年纪的威廉杰森将军调查清楚。

得知伊朗国国王弗兰克哥洛特去世后,蒙塔罗还有波多耶国国王劳伦斯瑞纳庆祝了两天两夜。

蒙塔罗知道利用爱女蒙娜莎伊洛接近弗兰克安德烈有点难,就另外想了办法。是这两个国王联手设计杀害了伊朗国强大的国王弗兰克哥米仓穗香洛特,年纪已经55岁的弗兰克哥洛特国王本身已经奄奄一息了!他们只是顺水推舟送了他一程。

现在伊朗国的新国王不足为患,根本不用放在心上,现在他们要对弗兰克安德烈母亲的国家奥卡丁国展开攻击,拿下奥卡丁国。

之后统领强大的伊朗国就简单许多了!

蒙塔罗国王与劳伦斯瑞纳国王庆祝完毕就计划怎么攻下奥卡丁国,接下来就是实施计划。

奥卡丁国,弗兰克安德烈母亲史密斯莱卡公主出生成长的地方。算不上强大的国家翁帆的父亲,但富有是绝对的。

四个国家之间最富有的就是奥卡丁国,弗兰克哥洛特当初选择奥卡丁国的公主结婚就是因为富有,让还算强大的伊朗国变得更加强大。

只因为奥卡丁国的富有可以弥补伊朗国的财库,可以说奥卡丁国就是伊朗国的后盾,财富。

如果蒙塔罗国与波多耶国攻下奥卡丁国,相当于攻下伊朗国一半势力。两位国王做到了,他们攻下了奥卡丁国。

他们挑起了战争,让这个和平厉爵风的世界再次陷入纷争,恢复一切原点。

“国王,奥卡丁国被蒙塔罗国与波多耶国联合攻下了!”士兵匆匆来报,跪在地上手握着刀,随时听从国王的指示。

弗兰克安德烈有些惊讶,但惊讶过后想的是如何能像父亲那样平息战争,恢复和平。也知道两个国一定会攻击伊朗国,弗兰克安德烈没参加过战争,变得有些束手无策。

正在这时,听到消息的史密斯莱卡昏厥了过去!弗兰克安德烈没有再想如何抵抗两国的攻击,而是去看母亲。

弗兰克安德烈见到母亲安安静静躺着睡觉,他走过去,轻轻抚摸着母亲那年老衰弱、皱褶满满的脸庞。

虽然衰弱,但依旧抵挡不了高贵的气质。

“安德烈是你吗?”史密斯莱卡闭着眼睛询问,苍老的手缓缓抚上弗兰克安德烈的手。

“是的,母亲,是我。”弗兰克安德烈听着母亲苍老的声音,看着母亲衰弱的脸庞。就像对这场准备展开的战争束手无策无能为力一样。

史密斯莱卡慢慢睁开眼睛,充满爱的看向弗兰克安德烈,“安德烈,你不需要这样为母亲担心,你要担心的是即将到来的战争。”史密斯莱卡知道弗兰克安德烈在想什么,她露出微笑鼓励: “去吧!去像你父亲一样战斗,让自己成为强大的王。”

“母亲...”弗兰克安德烈看着母亲缓缓闭上眼睛。

史密斯莱卡去世了,临死前带着微笑,充满皱褶苍老的微笑。同时也流着泪水,那代表史密斯莱卡的不回忆和妈妈的事舍。

弗兰克安德烈轻轻为母亲擦去血压安巴布膏泪水,母亲的去世让他的心强大了一步,年仅18岁的弗兰克安德烈承担了国王这个重任,现在他要为保护伊朗国与民众为责任,也是他的重任。

蒙塔罗国国王送来了挑战书,同时也对伊朗国展开了攻击。

“父亲,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蒙娜莎伊洛不敢相信自己的父亲挑起了战争,还档案1974南海风云联手波多耶国攻下了奥卡丁国。

就像当初父亲为了能和波多耶国联手,把母亲送给波多耶国国王一样,最后的下场就是死。

蒙娜莎伊洛一想到父亲把母亲送给别人就情绪崩溃,“父亲,不要一错再错了!停止战争吧!”她劝说父亲,希望能让他停止战争。

可蒙塔罗却不在意爱恩维尔帕夏女蒙娜莎伊洛的话,野心勃勃地说: “只要攻下伊朗国,我的蒙塔罗国就是最强大的国家了。伊洛,我的女儿你乖乖等父亲回来吧!”

蒙塔罗带着野心勃勃离开了,去攻打强大的伊朗国。

蒙娜莎伊洛看着父亲的背影,觉得他已经无药可救了,她跑去马场选了一匹马。想赶在父亲到达伊朗国之前赶到。

她延着之前调查过伊朗国路线的小路跑,终于在父亲之前到了伊朗国。蒙娜莎伊洛狂奔伊朗国古堡,没走到一半就被士兵拦下押到国王弗兰克安德烈面前了。

“蒙娜莎伊洛公主,你闯进伊朗国是为干什么?”国王弗兰克安德烈坐在王位上质问蒙娜莎伊洛: “你父亲要攻打伊朗国,又为什么要来?”

跪在地上的蒙娜莎伊洛抬头看弗兰克安德烈,仅仅一个多月没见。蒙娜莎伊洛却感觉到他像长大了一样,像个真正的国王。

“我是巫向前来帮助国王的,也是来帮助伊朗国的。”蒙娜莎伊洛信心满满。

“为什么?”弗兰克安德烈搞不懂,她父亲蒙塔罗要攻击伊朗国,而他的女儿蒙娜莎伊洛却要帮助伊朗国。

“因为我父亲与波多耶国国王劳伦斯瑞纳杀了我母亲,所以我要报仇。”蒙娜莎伊洛的眼睛多了仇恨,可弗兰克安德烈还是不相信。

蒙娜莎伊洛看出弗兰克安德烈不相信自己,她又开口: “我父亲与劳伦斯瑞纳国王快要来了,弗兰克国王,你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伊朗国虽然强大,可落在弗兰克安德烈的手中却不知道能不能发挥伊朗国的强大。他选择了相信蒙娜莎伊洛,“蒙娜莎公主,你有什么好建议?”

蒙娜莎伊洛在蒙塔罗国王与劳伦斯瑞纳国王到来之时,布控了白纸图片,桂圆,半月板防御。与弗兰克安德烈的防御合并一起,在蒙塔罗国与波多耶国没到来之前就展开了攻击。

从被动变主动,从防御变攻击。打得两个国措手不及,死伤无数。“冲...”古堡门打开,弗兰克安德烈与威廉杰森将军全副武装骑着马手拿长矛带着士兵向前冲。

一场厮杀就此展开,战场上血流成河、腥味扑鼻,士兵被杀的杀、死的死、断手的断手、断脚的断脚、流血的流血、趴在地上痛苦不堪,生不如死。

伊朗国的士兵身强体壮,人数众多,很快占了上方。劳伦斯瑞纳国王见情况不妙,贪生怕死的他悄悄逃走了,丢下蒙塔罗国王逃之夭夭。

此时的蒙塔罗正在跟弗兰克安德烈相互对战,年老的蒙塔罗当然抵不过18岁的弗兰克安快穿之媚德烈。

再之弗兰克安德烈从小就被优秀强大的父亲弗兰克哥洛特训练。几回之下就占了上方,逼得蒙塔罗放下武器投降。

“弗兰克国王,饶了我吧!”蒙塔罗跪在弗兰克安德烈面前哀求,希望他能饶了自己。他忽略伊朗国是怎样的强大,更忽略了这个年纪轻轻的弗兰克安德烈国王。

弗兰克安德烈手握长矛,看着眼前残忍无比的战场,士兵痛苦的呐喊声。他把长矛毫不犹豫刺入了蒙塔罗的心脏。

因为蒙塔罗的忽略儿子的遗传与不屑最终还是害了自己!

蒙塔罗一脸不敢置信,在他闭眼之前看到了自己的爱女蒙娜莎伊洛站在伊朗国古堡上看着自己。

他不敢相信蒙娜莎伊洛背叛了他,可事实就摆在眼前。蒙塔罗国王死了,意味着蒙塔罗国不存在了!

蒙塔罗国士兵见国王死去就放下武器投降了,包括波多耶国士兵也放下武器投降了!

四国只剩下伊朗国,还有唯一的一个国王——弗兰克安德烈。

他做到了像父亲那样平息了战争,保护了民众,变得跟父亲一样强大。也成为了无可争议的王。

战争平息后,弗兰克安德烈派人抓到了落魄国王劳伦斯瑞纳并处以死行。蒙塔罗国的内线也镍讨论被查了出来并处死,蒙塔罗国与波多耶国民众开始拥戴伊朗国国王,尊敬爱戴唯一的伊朗国与唯一的国王弗兰克安德烈。

“我杀了你父亲!”弗兰克安德烈似乎在宠文肉多请罪,又似乎在骄傲的说。对着蒙娜莎伊洛说自己杀了她的父亲。

“谢谢弗兰克国王123118为我报仇。”蒙娜莎伊洛并没有责怪弗兰克安德烈,反而在感谢他。

他看到蒙娜莎伊洛穿着民众衣服,奇怪问: “伊洛公主你这是?”

“国王不要叫我公主了,我已经不是了,叫我伊洛吧!”蒙娜莎伊洛很满意自己的装扮。

“伊洛,你要离开伊朗国吗?”弗兰克安德烈猜了出来,变得有些不舍。

蒙娜莎伊洛点头,给弗兰克安德烈跪下后起身就走。弗兰克安德烈看着她的背影,开口: “伊洛你能留下吗?做伊朗国的王后?”

“多谢弗兰克国王,但这里并不适合我。伊朗国王后的位置也不属于我。”蒙娜莎伊洛拒绝了弗兰克安德烈,去过上了自己一直想浪迹天涯的生活。

战争结束没多久,年老的威廉杰森将军去世了,最疼爱弗兰克安德烈的威廉杰森将军去世了,弗兰克安德烈最尊敬的杰森离开了他。

二十世纪末,50岁的国王弗兰克安德烈去世了,他的一生中没有娶妻,伊朗国王后的位置一直空留着。

弗兰克安德烈一生都在等着蒙娜莎伊洛回来,等着蒙娜莎伊洛当上伊朗国的王后。一直到死依旧没有等到蒙娜莎伊洛回来。

弗兰克安德烈临死之前终于明白了父亲弗兰克哥洛特在临终前说最后的国王是什么意思,父亲说: 弗兰克安德烈成了最后的国王!

伊朗国消失了,最后的国王去世了。